页面载入中...

2019年中外联合考古项目达46项涉及20多国

admin 俺去鲁永久 2020-02-01 425 0

  近年来,伴随着互联网产业的迅猛发展,数字经济市场的竞争问题屡屡诉诸报端。前有“3Q大战”(腾讯与360双方就不正当竞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诉由进行的一系列诉讼)后有滴滴收购优步中国的经营者集中申报调查争议。2019年下半年,伴随着相关司法材料的披露和当事人的表态,京东方面和天猫方面就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反垄断诉讼、格兰仕诉天猫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相关诉讼都引起各界的热烈讨论,电商“二选一”争议行为的司法辩论与界定呼之欲出。

  《修订意见稿》对广受关注的互联网领域的反垄断问题也作出了部分回应。

  《财经》记者了解到,针对特定产业的回应本身是否应当纳入作为综合法的《反垄断法》,在修订过程中一直存在争议。反对者担忧这种回应的方式有在基本法律之中纳入产业政策之嫌。但最终,回应社会关心问题的观点占据了上风。

  中国社科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在就“阿里巴巴京东‘二选一’案”接受采访时曾指出,审判的一大难点在于,需要对《反垄断法》上的一些关键概念作出符合互联网特征,特别是电商交易特征的新解读,注入新的考量因素,甚至有可能需要创设出新的概念。这些关键概念包括:对市场交易产生实质影响的因素,其他经营者对该经营者在交易上的依赖程度,其他经营者无法与现有经营者开展有效竞争的具体体现。

  引起各界关注的是,《修订意见稿》新增规定指出,认定互联网领域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还应当考虑网络效应、规模经济、锁定效应、掌握和处理相关数据的能力等因素。

  就此,叶涵认为,对新兴产业作出特殊调整和回应有其必要性。互联网反垄断领域的执法和司法实践事实上已经考虑了前述规定列举的因素,在部分案件中甚至出现了超越前述因素的创新性尝试。

  “和国内的很多其他产业类似,经济的现实发展态势迅猛,司法和行政执法在实务中已经作出了全新的尝试,立法总是相对落后的。” 叶涵认为,前述新增条款实质上不会对目前互联网产业的反垄断执法和司法产生颠覆性影响。“改变一直在进行之中,执法机构会考量案件的具体情况,有针对性地处理。”

admin
2019年中外联合考古项目达46项涉及20多国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