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110岁国图摆最强盛宴 四大镇馆之宝同展

admin 一本道加勒比 2020-03-28 107 0

  乾隆十五年(1750年)至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间,乾隆皇帝亲自召集当时两位重量级宫廷画家余省和张为邦,历时十余载,合作绘制了《鸟谱》和《兽谱》。《鸟谱》是中国古代开页最多的工笔重彩花鸟画册,《兽谱》以兽类为表现对象所绘制的图谱,画家吸取来自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科学知识与文化艺术,采用了当时刚刚由西洋传教士传入中国宫廷的西洋绘画的光影技巧,又和中国审美趣味与文化内涵完美结合,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动物的眼神、姿态,活灵活现,无一不栩栩如生,画面精致到每一根羽毛都清晰逼真。《鸟谱》和《兽谱》不仅在清代宫廷绘画中独一无二,在中国历代宫廷及民间绘画上也是前所未有,在古代绘画史和动物谱志上,有独辟蹊径的开创性意义。

  《海错图》的来历则更为传奇,它由康熙年间来自民间的博物学高手聂璜,历经几十年,访遍全国各地江海湖泊,考察积累,绘制而成。“海错”的“错”,是种类繁多的意思。汉代以前,人们就用“海错”来指代各种海洋生物,后来渐渐成为了海洋生物、海产品的总称呼。这部书曾消失在民间,后由大太监苏培盛带入宫中,呈现给皇帝。乾隆继位后,非常看重这套书,让人把这套画册重新修补、装裱,并将之存放于自己在紫禁城内的重要居所重华宫内,常常翻看。

  《鸟谱》《兽谱》和《海错图》,在当时是最详实也最具权威的博物图志,可以帮助皇室学习和了解不同物种、名称、生理特征、栖息环境等科学知识,成为皇室子弟学习动物知识的重要启蒙读物。

  故宫博物院王旭东院长表示,博物馆是保护和传承人类文明的重要殿堂,故宫博物院作为世界级博物馆和中华文明的集大成者,有责任、有义务推动传统文化在青少年中的传播。青少年教育工作是故宫博物院的工作重点,故宫博物院一直探索适合青少年特点的教育形式。《故宫里的博物学》正是一套写给孩子的博物学读物,希望这套书能起到“桥梁”的作用,能让更多的孩子通过它走入故宫,爱上故宫,爱上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完)

  翻译最终完成后,赵武平联系了复旦大学教授张新颖,对方立刻将十万多字的译稿推荐给了《收获》杂志主编程永新。《收获》杂志编辑部决定临时调整发稿计划,将赵武平翻译的这十万多字译稿第一时间刊发出来。“几乎是加班加点,一边编辑,一边质疑提问,随时发给我核对原稿进行订正。”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赵武平这样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道。

  最终,译稿在《收获》2017年第1期正式发表。“这次老舍《四世同堂》英译手稿未发表部分经由赵武平发掘、整理、翻译后的重新发表,是一个重要的文学事件。”中国老舍研究会副会长孙洁如此评价道,“史料的发掘、整理、重组,有点像文物的修复,成品虽然不是作品本来的样子,却能指向作品本来的样子,指向曾经被抛弃、亦有可能被永远遗忘的文学史的片断。”

  除此之外,结尾部分钱默吟的长篇“悔过书”引起了部分研究者的兴趣,具有总结全书的意义,但在翻译的过程中被删去了。“这其实是老舍的心声。”中国老舍研究会会长谢昭新这样评价道。

  在赵武平看来,这个版本之所以具有格外的意义,还与《四世同堂》的文学史评价有关。根据赵武平的判断,夏志清后来未能阅读到这部小说的全部中文原稿,只能根据已经发表的前87章和在美国出版的英文删减版进行评判。此后,《中国现代小说史》成为了他的代表作,在海外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对很多作家和作品的评价甚至成为了“定论”。

admin
110岁国图摆最强盛宴 四大镇馆之宝同展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